豐滿女誣陷情人強奸25年後在相遇1

豐滿女誣陷情人強奸25年後在相遇1

給她畫畫的那天是個雨天,杜蒿到農家聊天去了。大隊部裏只有他倆。劉桂珍相信,愛就是方桦一眼一眼的注視下産生的。而她水靈的雙眼和清麗的臉龐也讓方桦魂不守舍。

  初吻就在這個雨天發生了。方桦連好朋友杜蒿也沒有告訴。但方桦明顯覺得杜蒿和他疏遠了。

  那年8月的一天夜裏,方桦畫了一幅她的裸體畫,沒有畫頭部,只是苗條而豐滿的軀體,方桦說他要做一名藝術家。

  但那年除夕的夜裏他們在一起時,被大伯帶著民兵堵在屋裏,當大伯劈手甩給她一巴掌時,她突然說了一句:“是他強奸我的!”因爲這一句,方桦被五花大綁送到縣公安局以強奸罪被判10年徒刑。她清醒過來後,她說是自願的,讓大伯打得她嘴角流血。

  這一切都過去25年了,但她無法忘記方桦和那段青春歲月對方桦的禍害。

  那個“策劃捉奸”的知青成了她的丈夫 這一天杜蒿從省城開完會回來,桂珍沒有像往常一樣擁抱他,阿蒿覺察出了異樣,就問:“你哪兒不舒服,桂珍?”桂珍笑了一下說:“沒有,不是挺好的嗎?”阿蒿說:“你一定是有什麽心事,你從來沒有這樣幹硬地笑過。”桂珍的眼淚就流下來。她說了方桦的那個電話。

  杜蒿一時也愣在那裏:“你說方桦給咱家來過電話?這麽多年都沒有他的音信,他在哪裏?”桂珍說:“我不知道。阿蒿,這麽多年來我一直都怕這一天,似乎也在等這一天,是我把他害慘了的,現在我只想向他賠罪……”阿蒿輕輕地擦去妻子臉上的淚痕:“是啊,他出獄以後就沒有消息,我知道你爲這事背了這麽多年的包袱,我心裏也不好受,這次他有消息了,我們應該向他賠禮道歉,爲他洗刷冤屈。”桂珍看著日漸蒼老的丈夫,緊緊地抱著他。

  正月初六,阿蒿從家中趕回來才知道發生了這樣的事情。他去看桂珍,幾天的精神壓力將活潑的桂珍折磨得死氣沈沈。桂珍哭得有氣無力:“阿蒿,是我害了方桦的,我們是自願的……”阿蒿找不到一句安慰的話,最後他說:“桂珍,你要振作起來,要不我們找時間去看看方桦?”桂珍點了點頭說:“我要給他說,我會等他的!”那一刻,杜蒿更加愧疚了。

  其實他只是想開個玩笑啊,那一次他從山上下來,看見桂珍和方桦躺在一起,也不知爲什麽,心裏老是不舒服。後來他倆雖然在他面前隱瞞得很好,但那熱切的眼神讓他心裏不是滋味。本來方桦和他說好春節一起回去的,可方桦最後變卦,阿蒿一個人走在山路上,看見村裏的一個叫牛剛的小孩子,突然叫住他:“牛剛,你要是看見方桦和劉桂珍睡在一起,你敢喊民兵來嗎,過完年我帶一把‘手槍’給你玩!” 他甚至想到他倆在一起讓牛剛一喊嚇得慌慌張張的樣子,他很開心地笑了。誰知10歲的牛剛卻真的喊來了民兵……當然,這些至今他對誰都沒有說過。

  阿蒿和桂珍去監獄探望方桦時,方桦說了一句:“桂珍,滾吧!我再也不願看到你這個賤人。”他轉身離去時又說了一句,“阿蒿,替我照看一下她,別讓她死!”

  後來桂珍又去看了方桦一次,方桦說了一句:“像你這樣的女人活在世上有什麽意思!”桂珍真的就去跳水塘,卻被細心的阿蒿救了起來,阿蒿說:“那段最難捱的日子你都挺過來了,你爲什麽要死?活著,你得好好的活著!”這年6月,劉桂珍去了30多公裏外的一所小學教書,離開了那個讓她傷心羞辱的小村莊。

  杜蒿有空就去桂珍的學校看望她,有時送幾本書去。杜蒿漸漸安撫了桂珍受傷的心,他想,是他害得桂珍和方桦成了這樣,他有責任照顧她愛她,但杜蒿向桂珍求婚時卻遭到了拒絕。但阿蒿就是這麽默默地愛著她。一晃3年過去,終于在1977年4月,兩人把兩床被子合在一起組成了一個家……

  報複行動全部落空時,他們握手

  杜蒿沒有想到方桦會來他的辦公室。兩人一時找不到合適的話說,就那麽站著相互瞅著。

  “原諒我,方桦。我們一直等著看見你的這一天。我和桂珍要向你賠罪……”

  “夏縣長向我賠罪倒是新鮮,我問你,你們要向我賠罪,但是我10年的青春以及由此而來的種種遭遇,誰能賠得起?你可知道在監獄裏一個強奸犯連豬狗都不如,遭到犯人唾棄,你可知道我出獄後因爲是‘強奸犯’回不了城找不到工作那種難處,你可知道因爲我是‘強奸犯’,到如今我世上唯一的親人的父親不讓我進家門,不認我這個兒子?杜蒿,你太卑鄙了,你愛劉桂珍,我們可以競爭,可你卻用你回家你不在場來設圈套陷害我,然後你乘機搶走她!”杜蒿聽著方桦連珠炮似的發問和斥責,他低下了頭,任何辯解在方桦的10年鐵窗生涯面前都是蒼白的。方桦平靜了一會兒說:“我恨你,我恨不得把你搞得身敗名裂。”

  阿蒿說:“方桦,我們都很自私,都沒有勇氣向組織說明情況,給你伸冤,因此,這麽多年來我們都沒有安甯過,我們的良心始終在受譴責,你相信不相信?”

  方桦點了一下頭說:“你爲什麽不問我做了些什麽事要讓你身敗名裂?”阿蒿說:“我不想問,你能在心裏永遠放下這筆債,我願意。”他說得很誠懇。

  原來方桦出獄後回了一趟廟灣,10年鐵窗磨滅了他曾經強烈的仇恨,但他還是要弄清楚那場“捉奸”的來龍去脈。本來他准備申訴的,可是他不想讓桂珍再一次受傷,于是他走了,去了東北。盲流一樣漂來漂去,很久他才有了一份安定的工作,並結婚生子。可他心裏從來放不下除夕的那場屈辱。他不止一次地對自己說,我可以原諒桂珍,一個山村女子愛惜名聲。

  最終讓他決心報複的是他母親去世那年,他千裏奔喪,可他倔強的父親不讓他進家門:“你是頭牲口,你還有臉回來?”他了解到杜蒿當了主管城建的副縣長。那時他已有一家自己的公司,積累了幾百萬元的資産,回東北後,他找了一個心腹兄弟阿雄來鄂南找機會,一是在經濟問題上搞倒他,二是在男女問題上搞倒他。讓杜蒿知道被人在背後陷害是什麽滋味。